背景: #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

经济分析方式下法律领域中公平和效率价值取向

? [日期: 2011-03-18 ] 阅读: ?
?

法律领域中,公平(公正)和效率是两种基本的价值,任何良性法律都必然兼顾这两种价值。然而如何平衡这两种价值是从立法者到各个领域学者特别是法律经济学学者困惑的问题。两种价值在呈现尖锐对立的同时却有着惊人的统一。

法律意义上的效率可以理解成:特定的法律规则存在在分析成本——收益上能够取得总收益大于总成本的效果,若是收益最大,则这是有效率的法律规则。法律意义上的公平(公正)不仅指所调整的对象中主体地位的平等,还指法律规则在运行过程中的正义和合理性,这里包含对等回报的意味。

那么经济分析方式下法律领域中公平(公正)和效率这两种价值取向是如何呈现相互对立和统一的?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简单探讨法律规则中体现效率和公平(公正)原则。我将引用具体部门法规则进一步阐述。

民法通则中关于诉讼时效的规定,说明权利被侵害经过一定时间不于主张的,法院不于保护(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关于普通诉讼时效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两年)。举个例子说,甲向乙借了1万元,由于乙自身疏忽,经过两年后才向甲要求还钱,此时甲拒绝偿还,乙将甲告上法院,法院不会受理。 法律规则体现出立法者侧重效率价值取向。从立法到执法和守法等法律活动本身必须付出成本。被侵害人主张自己权利必须付出一定成本,维权成功权利人会得到收益,收益往往是大于成本,这是有效率的。然而,当权利人在过很长间才向侵权人主张权利,成本会在无形中加大许多,向司法部门举证的成本和司法部门运作的成本及司法部门为其他权利人维权的机会成本增加。收益不会最大甚至小于成本,这是没有效率的。不可否认,这对于被侵权人是一种不公正的对待,然而天平最终还是会侧向效率这边。

同样地,我们可以知道法律规则完全有可能为追求公正而忽视效率。但是任何法律规则都会最大程度地平衡这两种价值。有时我们会发现法律规则在侧重公平(公正)的价值时往往包含有效率的结果。如下面一个例子,

200310月通过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明确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但是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机动车驾驶人已经采取必要处置措施的,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

这条法律规则在出台前的一审和二审草案中,曾经出现过“如果机动车没有违章,行人负全部责任” 等类似“撞了白撞”的条款,体现对行人,非机动车驾驶人生命权的漠视,显然不是公平(公正),将全部成本置于行人身上,收益是使行人更加遵守交通规则,这仿佛是最终收益大于成本。潜在问题在于,机动车驾驶人在不用支付成本情况下驾驶,是否更加容易出现交通事故?修改后的条款显示,机动车驾驶人成本加大,更加注意道路交通状况,行人在违反交通状况情况下也要承担受伤害成本和赔偿收益减少损失,于是更加遵守交通法规。这是侧重公平并且带来效率的法律规则,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良性法律规则是怎样平衡公平和效率两个价值。

David? D.Friedman <<>S? ORDER--- What Economics Has to Do with Law ,and Why It Matters>>一书中说明的重要的法律的经济分析:解释为什么特定的法律会存在,确定应该存在什么样的法律规则。从法律规则中的效率和公平(公正)两种价值取向中我们可以看出,正义的法律规则应该是产生有效率的法律效果中包含了公平(公正)的价值,并且公正是推动有效率结果的内在原则。

?

?

????????????????????????????作者:棋牌365游戏现金_365棋牌电玩城游戏平台_365棋牌游戏中心实习律师

???????????????????????????????????????? 钟伟荣



【 字体: 】【 关闭 】 【 打印